首页讲坛聚焦精彩回眸专家之声专家风采讲坛查询讲坛申报
 
我遇到你(第183期)
2016-12-08 14:38   审核人:

第183期三名讲坛

主 讲 人:敬一丹

主讲题目:我遇到你

讲座时间:5月22日下午1:00(周五)

讲座地点:文体馆

主办单位:校团委

主讲人简介:

敬一丹,截止2015年4月底,曾任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主持人,《东方时空》、《一丹话题》、《经济半小时》、《新闻调查》等栏目主持人。先后主持香港回归、澳门回归、迎接新世纪、建党80周年等一批大型直播节目。连获3届“全国十佳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奖”、央视年度乙等“优秀播音员主持人”、荣膺“首届感动腾冲人物”等一系列金奖。现任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持人节目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播音主持委员会副理事长,广西民族大学、北京广播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兼职教授。

茫茫人海,总会有人给世界带来长叹、带来悲凉、带来愤慨,也总有人让这个世界温暖着、美好着、高贵者。感动的力量让我们面对茫茫人海仍然相信,仍然热爱,对未来,对生活。

一、主持人与敬一丹的访谈对话

(一)敬一丹问:请问主持人,沈阳建筑大学的校徽有什么样的含义嘛?

主持人答:首先,这是沈阳建筑大学的俯视图,长线和上面的那个菱形块代表学校的长廊、教学区、实验区、生活区以及办公区。其中,右上角的办公区是比较特殊的,它一半圆形,一半方形,从中国传统建筑学上来说,方形的建筑是主要因素;从西方建筑学上来说,圆形的建筑是主要因素。我们学校之所以把建筑设计为一半圆形,一半方形,是因为这样的设计意味着中西文化的结合,同时也意味着建筑大学向世界敞开,我们邀请世界来看建筑大学,这也是设计的初衷。然后,校徽下面是学校的老校区,老校区分为东西两院,其中校徽下面的是老校区的东面主楼的投影。这就是我们校徽的全部含义。

(二)主持人问:4月29日,辽宁省青少年读书节的启动仪式在我校隆重召开。恰巧当时有敬老师《我遇到你》这本书,每次读您的书我都有不同的感受。我想请教敬老师一个书里的问题,能在《焦点访谈》坚持20年,靠什么来支撑内心呢?身处舆论与监督前沿,如履薄冰,死的心都有。但只有活着,理想才有实现的地方。您是以怎样的心情经历这段纠结的历程,能不能帮我们还原一下?

敬一丹答:《焦点访谈》1994年创办的时候,舆论监督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个生词,完全陌生。今天大家已经习惯运用这份力量。《焦点访谈》在创办之初就是把舆论监督的力量送到千家万户,让大家知道自己作为公民拥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等,宪法上的这些权利可以通过媒介的方式看到。《焦点访谈》最重要的特色就是舆论监督,在中国这片曾经缺少监督的土壤上必然遇到阻力,监督与反监督共存。有人说防火防盗防记者,尤其要防《焦点访谈》。开始时,节目制作之后会遇到熟人的说情。后来转变为组织行为。上联播下焦点,公民心中的惧怕会导致节目的消失。当你的压力来到时你要活下去,为了理想你要活着。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放弃你的理想相当于变相的自杀,但不要只怀揣这理想,要试着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最初很多人带着激情来到《焦点访谈》,但在这样一个特殊的阶段,韧性比激情更重要。

主持人:如敬一丹老师一样的媒体人展示给观众美好的一面,把不为人知的故事和辛酸留给自己。让我们再一次为敬老师鼓掌!

(三)敬一丹问:现如今网络冲击的环境下,大多数年轻人几乎不看电视,为什么有兴趣和一个电视人交流?为什么关注有关电视的话题?

观众答:敬老师你好,我是暖通空调专业的学子。我认为对一件事保持兴趣并不是所有的时间都要关注它。四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焦点访谈》是为了完成语文老师的作业。高中的时候,我在学校看《感动中国》是为了成功得到作文中的素材。虽然我不是时刻关注《焦点访谈》,没有将《感动中国》的人物精神了解到位便擅用到作文中,但是我想说感谢《焦点访谈》和《感动中国》,它拓宽我的视野,影响我的生活,希望多年后依旧如故!

观众问:现在网络上对于热点事件的评论充斥着愤青、偏激的态度,并没有传统媒体对于真实大众生活的悲悯态度。我们想要通过与传统媒体的接触重新找到平实、宽和地窥探世界的角度,我们想要重拾这种力量,却无从寻找,所以希望通过在与您的沟通中得到指导与关怀。

敬一丹答:你的思考让我感动,带给我力量,让我继续体会我所从事的职业。

(四)主持人问:敬老师 ,您多年主持《感动中国》有哪些人、哪些事至今难以忘怀?

敬一丹答:我主持13年《感动中国》,在这期间很多人对于我都有难忘之处,其中和同学们最接近的是华中农大的学生徐本禹,他在读书期间去了贵州支教。《感动中国》采访前不允许主持人与被采访者见面,以保持访谈时的新鲜感。我第一次见他,他带着校徽上台。这是一个普通的男生,心如细雨,很软。当谈到山中闭塞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时,他的眼泪成线留下。那一年,刘翔夺冠。两个年轻的获奖者出现在《感动中国》时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刘翔很阳光,而他如细雨。很多像徐本禹一样的人,在他们的故事感动亿万人的时候,他们在他们的角落里做着他们自己的事,他们所在的地方太角落了,甚至连电都没有,怎么被人看到呢?我希望每一个《感动中国》人物的背景能够更多的被更多的人认识。《感动中国》不仅仅是讲一个个故事而是要通过这些故事了解人物的背景,发现人物背景后面反映的问题、看到反差、改变状况。

(五)主持人问:您现在是一个成功的、资深的媒体人。作为一个过来人,假如让您回到20岁,您会怎样规划您的未来人生?能否给学生提出一些职业规划生涯的建议?

 敬一丹答:假如我能够回到过去,我想有更多的选择。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实行推荐制,我曾被推荐到沈阳土木学校、大连外国语学院、师范学校,却相继失败,我近乎绝望。北京广播学院来我的居住地招生,我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北京广播学院,然后我被选上,开启我的播音路。我认为之前擦肩而过的学校好像都是为了让我等着适合我的学校。其实我想对同学们说,当时我们的选择太少,是一种痛苦。你们现在的选择很多,爱你的人给你提出自己认为适合你的大学,你们的苦恼在于选择太多。而我认为可以多种选择是一种幸福。我年轻时候的较少选择让我觉得自己不会选择了,所以说,《我遇到你》的“遇”带有很多的偶然、碰巧、命定,这是我这个时代的特点。如果大家以后职业生涯结束的那一天,也选择以一本书的方式告终自己。那么“我选择,我做主”将是书的题目。

主持人答:即将开始的将来让我有更多的想象,未来会有多种新鲜,生活中还会有多种不可能,我准备好了拥抱明天。

二、观众提问环节

(一)观众问:我的本科与硕士都是在建大就读,作为最本土的建大一员,我对敬老师表示最真切的欢迎。同时,我来自于黑龙江哈尔滨农村,和您算是老乡,对《焦点访谈》的关注率比较高。您担任央视主持人27年,您从一位播音员到现在成为一位媒体人,但我想知道您退休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网上说您要做一名支教者,是真的吗?

 敬一丹答:一个人做公益可以成为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方式。我会参与有缘遇到的公益项目,与各方面有关的我都会涉及。以前只能说偶尔,退休之后会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眼前,最多参与的是《美丽中国》,这个节目主要是在各所知名大学中组织优秀毕业生到教学贫穷的地区从事两年的、正式的教育工作。现在的年轻人做公益事业时不仅仅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更致力于利用你们所学的意识、知识体系探讨出“中国可持续公益之路”。中国的公益慈善曾经在前两年降到了谷底,红十字会的事件使得我们多年从事的公益事业受到重创,至今还没能重拾公民的信任。那么足见建立这种可持续的公益方式的希望在年轻人身上。我平常看到有公益、环保倾向的人,不管他的个性好坏,我都认为他是一个利他人的好人。

你来自农村,我想到农村的城乡规划问题。谁来帮农民的城镇进行房屋规划设计?我曾经从杭州到机场的那条路上经过,我发现江浙一带先富起来的农民盖着相同的尖顶小楼。原来江南的白墙黑瓦的烟雨江南多漂亮,是什么使他们的图纸打破了这种精美?他们想要改变自身的居住条件,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他们太需要专业认识的帮助,原来的美好他们怎么就不认同了呢?这时候就需要专业的人在改变内部环境使其更宜居的条件下,来告诉他们传统的建筑与环境是和谐而又美好的。中国是不是一定要经历钱多、审美出现问题的阶段呢?希望更多的有建筑背景的志愿者能够改变这个状况。

(二)观众问:《感动中国》中的人物人生特别坎坷,他(她)们坚持梦想不倒。“坚持”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呢?每次有困难的时候,要用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去面对才能不倒下?

 敬一丹答:坚持不一定是正确的。一般都会经历从喜欢、热爱到适合,然后再坚持的过程。任何职业都有让人享受、承受甚至忍受的一面。我从事播音员,开始的认知让我很喜欢,但当我体会到其中的局限时,这时候的坚持最重要。回首职业生涯,对于退休的我来说,“热爱”是起步,而“适合”最重要。

  

   

关闭窗口